热门搜索:

周立波发微博称:看热闹也思考一下

时间:2017-02-12 12:18 文章来源:神池新闻网 点击次数:71

周立波发微博称:看热闹也思考一下
周立波回应

  周立波回应

  日前,著名的“海派清口”演员周立波在美国长岛因涉嫌持有枪支、藏有毒品而被美国警方逮捕,在缴纳保释金后获得保释,该事件一度成为热议,此前周立波曾发微博自证“事实和法律将还我清白”,再度引来网友关注。而就在1月26日早上,周立波再度发表长微博。

  在长文中,周立波首先对此前的风波引发的关注致歉,并表示之前的那条微博中提到的“自小玩枪舞棍”是被网友过度解读了,再次强调法律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而对于在这起风波中,外界沸沸扬扬对其的“批判”态度,周立波认为应该要把艺人的公德和私德分开,并表示自己一向鄙视私德方面的丑闻。“希望各位在炒作看热闹之余也进行一点文化思考,能带来文化的进步。”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他还提到自己在这件事情中被一些媒体借机炒作,更点名了其中“立波有难,八方点赞”的观点。他反驳表示,文章所说的点赞者代表不了民意,部分人活跃于网络的人对自己有偏见是在发泄不满情绪。他相信自己还是有很多支持者的存在,“否则就无法解释过往十年场场爆满的剧场票房以及本人所参与的公益类电视节目屡创收视纪录的现实。”

  周立波还解释了令自己被网友误解的“咖啡大蒜”这个梗,只是调侃,自己也没有歧视过农民。并借用庞勒的《乌合之众》表示,很多人都陷入了群体非理性情绪成了“乌合之众”,而这不代表民意。必须要理性看待网络声音,“国家不能被键盘操控,否则,中国未来的民主化进程就可能被键盘、被某些人、某些事件所误导。看着网络里的现状,我更坚信:西方的大选民主绝不可以也不可能照搬到中国,否则,民主很可能演变成乌合之众的街头闹剧。”

  最后他还否认了自己被封杀的传闻,表示自己虽然有错,但有原则,反感低俗恶俗的纯娱乐,坚持保证“海派清口”的质量,“周立波不需要廉价的笑声、反感无底线的娱乐,周立波不挣这种钱。”(陆玖/文)

  周立波原文:

  近日,本人在美国受到法律指控,案件正在审理之中,相信最终一定会还本人清白。在此,对引起的打扰再表歉意。但请大家不要过度解读我的言语,例如我上篇微博中提到“自小玩枪舞棍”,因限于微博字数不便展开,原意是指我从小养成的贪玩的个性容易闯祸…以后要加强自律。但这却被某些人恶意解读成我承认持枪。在此重申:此枪非彼枪,事情的原委不便谈及,这也是我对美国法律的最基本尊重…切勿以己之念夺他人之实…我相信法律自会尊重事实还我清白。

  此外,关于我微博中提到的私德公德,有人认为两者不应分离,我想强调的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私德被过分关注而公德被极度忽视,以至于以私德覆盖了公德,私德往往被理解成就是道德的全部。私德出事,口诛笔伐,公德出事,下不为例。所以我才提出私德公德的概念,只是提醒关注并无替己辩解的意图。尼克松的“水门”事件是公德缺失,克林顿的“拉链门”事件是私德缺失,所以前者被弹劾,后者可以留任。我当然明白公众人物的私德具有社会榜样的影响力,所以我成名之后鄙视任何私德方面的丑闻。"知道的越模糊,愤怒的越具体"希望各位在炒作看热闹之余也进行一点文化思考,能带来文化的进步,我被网络消费的同时,也为各大自媒体赚足了流量我认了…

  作为公众人物,被指控一事受到广泛关注甚至媒体的借机炒作,连凤姐对我微博的评价也成了一个新闻,这些均可以理解。但是我仍想对“立波有难,八方点赞”这篇哗众取宠的文章单独的谈谈我的看法与各位推敲…

  首先,正如有媒体客观指出的那样,按照中国的网民基数,再看看所谓“点赞”的人数,两者其实相去甚远,远远够不上“八方”,更代表不了民意。我相信,所谓点赞者,主要是那些活跃于网络的对本人有偏见者,至于这些人为什么会对本人有偏见,后面有叙。但更多的网民选择了沉默,在这沉默的大多数中,我相信一定存在着相当基数的本人的支持者,否则就无法解释过往十年场场爆满的剧场票房以及本人所参与的公益类电视节目屡创收视纪录的现实。

  那么为什么这些愿意出高价买票进剧场听“清口”(不是荤口、俗口)的观众此时不愿发声?这其实是个普通的心理学常识,商店的留言簿里,通常都只有不满意的顾客会留下意见。一个医生一天看了10个病人,9个满意的不会留下什么表扬,但一个不满的则可能大闹一场。也许是人们在可以自由表达时更趋向于发泄不满,特别是在可以匿名的情况下,因为不需要为自己的发言负责。

  我只想说,那些对此事幸灾乐祸的“点赞”者们,你们除了网络传言之外,真的了解周立波吗?你们看见过周立波一个人对1万四千观众2个半小时的海派清口现场吗?客观而言,相当一部分“点赞”者的偏见是源自多年前本人在偶然场合的一句“咖啡大蒜”的无意调侃。就因这句话本人被骂至今,其中的无奈只有我自己清楚,事已至此那我便将原委道明吧!

  2009年,当时有电视台欲邀请我与北方的郭德纲先生同台献艺来一场南北曲艺的杂烩,考虑到本人的海派清口与郭先生的相声从品相到内容的大相径庭,所以我婉拒了同台献艺的好意,并确实用了一句“喝咖啡的怎么能和吃大蒜的呆在一起呢”,无非是我的一句场面上的调侃,哈哈一笑以解尴尬气氛而已。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咖啡大蒜”只是特定场合针对特定个人的一句特定用语,其适用范围也仅限于我和郭先生两人而已。

  万没想到此言一出,立即将本人卷入一场骂战的漩涡,首先是那位当事人对我的粗鄙的回应,接着是许多的北方人士的对号入座,形成了一个“大蒜群体”,指责本人搞“地域歧视”。这个“大蒜群体”多年来在网络上对本人冷嘲热讽,也成为今天“点赞”的主流力量。

  这令我非常困惑和疑虑。郭先生已经在其节目中以“人渣”粗口回应了大蒜一说,而上海及南方的观众却并没有因此对号入座认为郭先生在骂南方人“人渣”啊。但为什么诸多北方兄弟要将我对郭德纲的比喻硬生生扯到你们自己身上认为我歧视北方人?还有,谢绝春晚一事,我的确说过春晚的受众是9亿农民,我因为不熟悉农民的生活所以不敢献丑。这本是我对自己的表演技能的不自信,不知为何又被解读成周立波看不起农民。多年来,我做慈善,帮助最多的就是农民,我本人三代以上都是农民,我就是农民的孙子,我怎么会看不起农民!

  这几天又复读了庞勒的《乌合之众》,深受启发。庞勒认为,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的确如此,例如,文革中,本来生活中一个个老实巴交的好人,一旦汇入某个群众团体,在批斗大会上就会变的凶神恶煞般杀气腾腾,其残忍表现甚至连事后的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其实他根本不了解台上被批斗的那个人。同样,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好人,一旦将自己归入“大蒜群体”,就会被群体非理性情绪所淹没,特别是在网络匿名无需对发言负责的情况下,更容易形成庞勒笔下的“乌合之众”。注意,我指的是庞勒笔下的“乌合之众”,而不是汉语里骂人的那个乌合之众,请各位千万不要误读!以免“咖啡大蒜”再出续集。

  所谓的网络民意,是民众的心声,还是特定群体的“乌合之众”,两者一定要加以严格的区分。键盘上的东西,代表不了民意。我们必须具备理性看待网络声音的智慧。国家不能被键盘操控,否则,中国未来的民主化进程就可能被键盘、被某些人、某些事件所误导。看着网络里的现状,我更坚信:西方的大选民主绝不可以也不可能照搬到中国,否则,民主很可能演变成乌合之众的街头闹剧。

  周立波是有错的人,也是有原则的人,有的人称我为娱乐明星,这是对我的完全误读。我本人最反感的就是低俗恶俗的纯娱乐,最忧虑的也是当前喜剧人霸占荧屏、全民娱乐至死的现状。凡是看过“海派清口”的观众都一致认同这是文化而不是纯娱乐。为了保证“海派清口”的质量,我近年坚持每年在国内只演一场,我需要厚积薄发,去年在纽约的演出也曾在当地掀起一股“红色风暴”。

  我无法改变娱乐界的现状,但我不会放弃我的基本原则。我参与的电视节目,包括“壹周立波秀”、“中国达人秀”、“中国梦想秀”、“出彩中国人”,均系健康向上的公益类节目,弘扬的是催人奋进的主流价值,并获得很高的收视。其中“中国梦想秀”荣获电视界最高奖项“星光奖”,在任“梦想大使”的四年期间,周立波家庭为追梦人捐出数百万元善款。

  我的节目从无低俗恶俗的搞笑,节目中有笑声也有泪水,创意的源泉来自我热爱我的家乡,热爱我的祖国,我最喜欢的歌曲就是“我爱你,中国”。网上说我最近一年退出电视是因为被封杀了,其实,仅在去年,我就谢绝了三档韩式娱乐节目的邀请,我将其视为文化侵略,我绝不会出现在我不认可的节目里。周立波不需要廉价的笑声、反感无底线的娱乐,周立波不挣这种钱。

  最后,对所有关心我的人表示感谢,事件后,我和我的家人收到了无数的信息短信,谢谢你们的关心和鼓励,我就不一一回复了,我一直以你们为骄傲…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