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基层纪委书记谈“拍蝇”:农村地区仍然缺少监管

时间:2015-10-27 09:37 文章来源:神池新闻网 点击次数:54

基层纪委书记谈“拍蝇”:农村地区仍然缺少监管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连续多次点名道姓通报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各地也查处、通报一批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大量“小村大腐”“小官大贪”案件得以揭露。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有哪些共性?在起到初步震慑效果后,基层反腐下一步应该怎样巩固成果?身处基层一线“拍蝇”的干部,有哪些思考和建议?记者就此采访了多地多位基层纪委书记。

  现状——

  严格执纪震慑力不断增强,但农村地区仍然缺少监管

  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纪委书记陈玉澎告诉记者,近年来师宗县连续两年通报查处大操大办的干部,加上逢年过节随机抽查,大操大办婚丧事宜的情况已经基本绝迹。“通过查办案件,纪委严格执纪的威慑力不断增强。”陈玉澎说。

  “与县直部门相比,农村管理相对不规范,缺少监管,村组干部贪腐线索基本上一查一个准。”陈玉澎认为,一个领域是否问题多发,一看是否有足够大的利益,越是项目多的地方,越容易出问题。二看监管是否到位。

  “比较而言,村主任、村支书属于高危岗位。一些人借助城中村改造、城镇化建设等机会,搞起了腐败。”山西太原市晋源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彤说,晋源区是个城郊区,有95个村子,干部相对较少,80%—90%的腐败问题都出在农村。晋源区纪委2013年查结案件39件,处理46人;2014年查结53件,处理60多人。今年上半年查结44件,处理45人——仅今年上半年查结案件数就超过了2013年全年,相当于去年的八成多。震慑效果的背后是忙碌。记者再次见到张彤时,明显发觉他比之前瘦了一圈。

  海南澄迈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王双介绍,该县2012年以来查处的乡科级干部占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总数的近1/3,单位“一把手”占被查处的乡科级干部总数的50%。农村党员干部成为违纪违法的高发群体,占该县被查处党员干部总数的1/3。

  陈玉澎认为,村组干部容易出问题,与监管力量薄弱不无关系。“有的乡镇下辖十几个行政村,行政村下还有分散的自然村组,山区地广人稀,交通不便,距离又远,人手少导致监管乏力。如果再算上乡镇站所,乡镇纪委监管就更是力不从心。”

  尴尬——

  即便查明村官腐败,有些案件在现有框架下未必能有效处理

  由于大多数惠民政策要落实到一家一户,因此大量基础数据的核实统计工作需要村组干部来完成,乡镇站所工作人员只能就数据做初步梳理上报,很难一家一户去核对,一旦村组干部弄虚作假,极易发生腐败问题。“上面没人管,下面不知道,村组干部很容易出问题。”陈玉澎告诉记者,虽然按照规定村级财务实行镇管村用,但实际上由于管理村组众多,乡镇财务很难对每一笔支出进行核对。

  四川广元市旺苍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朱桂桦指出,部分纪检干部尤其是部门纪检组长不知道纪检工作要干什么、该怎么干,纪检干部队伍也缺乏财会、审计、法律等专业人才,暴露出业务能力不足、业务知识欠缺等问题。另一方面,基层纪检监察干部兼职多、专职少,特别是乡镇纪检监察干部,有的既是纪委书记还是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甚至还是驻村干部,身兼数职,直接导致从事纪检工作的时间和精力有限。

  除了人手紧张外,基层纪检干部还常面临一些尴尬。陈玉澎介绍,即便查明部分村官存在腐败问题,往往在现有框架下也未必能有效处理。“如果村主任既不是党员,又不构成刑事犯罪,按照现有规定,即便其发生腐败问题,也无法对其进行党纪处分和法律判决。”

  而即便要依法对其进行罢免,在家族势力较大的农村地区能否罢免得了都成问题。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对出现贪腐问题的村组干部,基层纪委不得不采取劝其主动提出辞职的办法来应对。

  难题——

  村务“该公开的不公开,公开了的群众看不懂”

  陈玉澎告诉记者,师宗县2013年起在全县选举产生了村务监督委员会,然而实际运作情况仍需观察。师宗县近期查处的一起案件中,就出现村党总支书记(兼村主任)、副书记和村监委会主任3人共同开会决定相关事项的情况。“大家都是熟人,很容易被拉拢下水。”

  预防农村地区贪腐问题,群众监督必不可少。群众要监督村务,则必须了解村里党务、政务基本情况。然而,村务公开在农村地区进展并不顺利。“该公开的不公开,公开了的群众看不懂,贪腐村组干部会想方设法在公开上做手脚。”一位基层纪检干部分析,“有的地方跟上级说已经对群众公开了相关材料,但下去一问却发现群众压根就不知道。”

  有的村干部在落实惠民资金过程中,故意不向群众宣传政策,将原本政策规定的惠农资金说成是自己争取来的钱。陈玉澎介绍,有个村干部将政策安排的地震安居房补助说成是自己去和县里争取的,还请县里负责同志吃饭了,暗示拿到补助的农户要向他“意思意思”。

  “有的乡镇由纪委牵头,组织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开展村务监督工作巡回交流检查,收到一定的成效,但有些村组目前只能通摩托车,万一交流检查过程中出现意外,也很麻烦。”陈玉澎说。

  探索——

  片区联合办案、利用网络平台监督举报等,尝试破解基层办案力量不足问题

  为了解决乡镇纪委书记缺乏专业背景的问题,师宗县纪委通过乡镇纪委书记列席每月县纪委例会的形式加强对纪委干部的培训。

  针对乡镇纪委书记在查办辖区案件时受到乡镇党政领导干扰的问题,师宗县纪委采取片区联合办案的方式,由县纪委牵头组织地理位置相对较近的几个乡镇纪检干部联合办案。“这样既解决乡镇纪委书记不敢说话、说了不算的问题,也有助于提高乡镇纪委书记的办案能力,统一全县案件处理标准,还能整合办案力量,解决人力不足的问题。”陈玉澎说。

  人少怎么解决监督的“触角”问题?太原晋源区探索的是村廉巡视制度。他们在全区选配30名觉悟高、水平高、热情高的人员为村廉巡视员,协助街道纪委开展工作,成为街道纪委收集廉政信息的好帮手,并为从源头上预防农村涉纪问题的发生奠定了良好基础。

  “尽管村一级自治组织在制度设计里有村务监督委员会,但毕竟属于内部监督。村廉巡视员在发现问题、及时预警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张彤说。

  四川旺苍县则注意利用网络。朱桂桦介绍,依托主办的红城清风网,该县建成了村务网上公开公示平台,涵盖全县333个村。只要打开红城清风网,进入所在乡镇分站平台,输入本人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即可查看所在村的“三资”情况。

  此外,为了方便偏远地区群众举报投诉,云南省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省市县乡举报平台,农民在村中就可以完成网上举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